启东籍蒋介石贴身警卫61年后从台湾首踏故土

东疆儿女 / 2010-8-16

2010年10月10日,台湾的“双十节”。上午,台北的凯达格兰大道上举行了辛亥革命99周年庆祝活动。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致词,期待两岸能扩大合作,避免对立,共创互利双赢。

就在同一天的上午,在南黄海之滨的江苏启东,曾担任蒋介石贴身警卫的台湾老兵彭妙岙先生接受了南通网记者独家专访。彭妙岙18岁离家,阔别大陆整整61年。4天前,他刚刚踏上家乡的土地。

启东海滩—浙江定海—台湾

1949年的一天上午,启东吕四镇18岁的渔民彭妙洪与其他乡亲一道,一大早就来到黄海滩涂上采文蛤。由于父亲早逝,作为家中独子的彭妙洪和一对姐妹与母亲相依为命。时局动荡,生活艰苦。

这天上午11点多钟,一队国军乘船从海上靠岸,在黄海滩涂上开展了“征兵”活动。正在吕四港一带海滩上劳作的87名青壮年渔民,没有来得及和亲人道别,就被强行押解上船。87人当中,包括18岁的彭妙洪和他的叔叔刘根生。

载着这些新兵的船只最终在浙江定海靠岸。上岸集训一个多月后,军船将他们送往台湾,从此一去就是61年。

贴身护卫蒋介石长达5年

到台湾后,彭妙洪参加了严格的新兵训练。打靶、单杠、双杠,他练起来一丝不苟。由于枪法精准,擒拿、摔跤、拳击样样精通,再加上身高合适、体形标准、外貌帅气,赴台3年之后,彭妙洪入选特勤部队,开始入驻台湾士林官邸,担任蒋介石身边的便衣警卫。

就在这个时候,彭妙洪听从一位秘书的建议,将名字改成了彭妙岙。

彭妙岙介绍,当时担任蒋介石警卫的有一个排的兵力,共30多人,分成3道防线。第一道防线由荷枪实弹的宪兵把守,另两道防线由便衣特勤人员负责,彭妙岙属于第三道防线。平时在官邸,他们并不随身配枪,只有跟随蒋介石外出巡视时方才配备。

为了保证安全,蒋介石身边的警卫人员不得随便上街闲逛。在蒋介石身边的5年,彭妙岙没有上过一次街。

每次蒋介石外出巡视,都是“保密局”人员打前站,彭妙岙等特勤人员紧随其后也先到现场。蒋介石下榻之处也是早早派人打扫干净,连厕所都冲洗得一尘不染,其他人员不得入内使用。

在官邸值勤时,彭妙岙的作息时间是:每天5点半起床、洗漱。6点半用早餐,吃的多是稀饭、馒头之类;8点钟到岗,下午5点下班。那时候,宿舍里没有电视,下班后就靠聊天、看书打发时光。彭妙岙在蒋介石身边警卫的5年里,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情况。

5年里,蒋介石曾到金门岛巡视,彭妙岙作为贴身警卫也一同随行。当时,小金门岛驻有1个师的兵力,大金门岛驻有3个师的兵力。通过望远镜,彭妙岙能够清楚地看到福建厦门有许多房子,虽然陈旧,但仍然很漂亮。彭妙岙说:“望着厦门,我当时就想起了我的家乡南通吕四。”

贴身警卫眼中的蒋介石

在士林官邸,蒋介石时常接见外宾,召集党政要员开会、谈话。蒋经国和夫人蒋方良也常来官邸晋见。

彭妙岙说,蒋介石先生和宋美龄女士伉俪的生活很有规律,有专门的厨师料理他们的饮食。夫妇俩最爱喝鸡汤,几乎每天必喝。他们也严格控制饭量,每人每顿都只吃一碗米饭。

对待身边工作人员,蒋介石和夫人都比较和蔼。彭妙岙还清楚地记得,1957年的一天,蒋介石和宋美龄夫妇在官邸院子里散步时,曾与他有过简短的交谈。

蒋介石问:“你是哪里人?”

彭妙岙答:“报告,我是江苏南通人。”

蒋介石又问:“今年多大了?”

彭妙岙答:“今年26岁。”

蒋介石再问:“家里几口人?”

彭妙岙答:“家里有母亲和一个姐姐一个妹妹。”

蒋介石听了,连连说“好,很好!”

虽然中过风,前几天在途经安徽九华山时又曾因胃出血住院抢救,但78岁的彭妙岙说起这段往事,情绪高亢了许多。

最终还是希望回到家乡

1960年,彭妙岙报考台湾士官学校,取得第5名的好成绩。而后,他当过通信兵,担任过18年的士官长,还代理过排长。

彭妙岙的家庭生活并不如意。退伍后,他一度因家庭原因花光了积蓄,一生没有生育过子女。和他一起从军的叔叔刘根生前两年已经过世,而他至今还要依靠婶婶的接济和照顾,台湾当局给他发放的每月3.2万元新台币的老兵津贴根本不够他花销。

近年来,两岸关系有了很大改善,彭妙岙也坚信,大陆和台湾最终肯定会走向统一。谈起对大陆和家乡的印象,彭妙岙说大陆进步这么快他真的没有想到。以后他打算在大陆住半年,在台湾住半年,最终还是希望回到家乡。    南通网记者 冯宏新 李波

图为 61年后的团聚,彭妙岙姐弟三人百感交集。    记者周建江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