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行当]爆肚米子

民风杂记 / 2009-4-1

“砰”的一声巨响,一股带着爆米花香味的白雾弥散在空气中。34岁的顾赛兵将一袋新出炉的爆米花递到了顾客手中,“谢谢,4块。”

“我干这一行已经17年了。”顾赛兵边收拾边和记者搭着话,“17岁初中毕业,自己没什么别的手艺,就干起了这祖传的行当。我父亲干了30多年,一眨眼我也干了17年。现在整个汇龙镇还做这种传统爆米花的只有两三人了,他们都年事已高,我算最年轻的了。

“给我爆一罐。”谈话间来了位中年阿姨。顾赛兵收拾好上一罐爆米花,又忙乎起来,只见他把一个没有“底”的铝碗扣在葫芦形铁罐的罐口,然后将中年阿姨准备好的玉米籽倒进铝碗内,玉米籽顺着铝碗流进铁罐,然后向里面放些糖,拧紧铁罐盖子,把铁罐架在火炉上。他左手转动手摇鼓风机,右手转动铁罐上的滚轴,左三圈,右三圈,顾赛兵的动作非常熟练。“爆米花最关键的就是掌握火候,火候掌握不好,米花就会发黄,不脆。玉米和大米所要的火候不同,所以要一直盯着压力表看。”说起他的这个老行当,顾赛兵并不悲观, “我们这行也许是过时了,现在爆米花的方式很多,什么微波炉米花、炒锅米花啊,品种也挺多,什么奶油味的、巧克力味的,小孩子们也许不再喜欢吃这种原味的爆米花了,但只要是上了一些年纪的人还是比较怀念过去这种味道 ,现在不是很流行‘怀旧’这个说法吗。这些年,我的生意还是挺不错。”说着他又专心地盯着压力表了。

10分钟后,顾赛兵将铁罐的一头伸进准备好的布口袋,“注意,响了,退后……”他左脚踏在铁罐上,右手用一根空心的铁棍往铁罐上用力一撬,“砰”的一声巨响,一阵热乎乎的带着清香的白雾弥漫开来,刹那间就把四周的人“包裹”了。

顾赛兵告诉记者,他爱人身体不怎么好,9岁的儿子在上二年级,整个家庭全靠他一个人每月千把块钱的收入在维持。因此,他非常珍惜他所拥有的这门手艺。这些年,他也在尝试着一些改变。如增加了一些不同的口味和品种。在他那,我们偶尔也会找到奶油味和草莓味的米花,也会尝到用大麦或者小麦、青豆爆出的时尚味道……

曾几何时,爆米花是过去年代里孩子们难得的一种美味。如今,我们也相信,在顾赛兵那翻转的炉子里还会带给我们一样香甜的美味,相信也会给现在的孩子带来许多与众不同的期许……     本报记者  王天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