箍镬盖

民风杂记 / 2017-7-27

 

南阳镇南塘村,67岁的陈仲标是箍镬盖的一把好手。17岁时,他就拿起劈竹刀,跟随姐夫学习箍镬盖。“我有小儿麻痹,腿脚不方便,只能学这门手艺,凭双手吃饭。”陈仲标向我们摊开双手——黝黑、粗糙,掌心布满厚厚的茧,右手无名指裹着胶布。正是这双手,在过去的50年里,箍了数以万计的镬盖,并以此来养家糊口。

在沙地,早先农村土灶头上的镬盖都要用竹片沿四周箍个圈,使镬子在煮饭烧菜时蒸汽不外漏。用久了,竹片会松动、开裂,需要换新的,箍镬盖这一行当便应运而生。

箍镬盖工序并不复杂,但要做好不容易。在陈仲标位于聚阳集镇的老铺子里,我们亲眼见证了一个旧镬盖在他手中焕了新颜。

首先是选料,陈仲标介绍,正常大小的镬盖用直径7~8厘米的毛竹最佳。把竹子劈成两半,然后再劈成一片片长约2米、厚薄在3~5毫米间的竹片,这就是箍头。“下刀得准,得用巧劲儿。”陈仲标边说边站起身示范,只见他使刀的胳膊一用力,本有残疾的双腿狠狠一抖,“哗”的一声,一片完好的竹片顺势就下来了。

接着,陈仲标将旧的镬盖边敲落,在待箍的镬盖上比划好所需竹片的长度,用夹子固定,然后取出自制的木头钻子钻孔,再把事先准备好的藤条穿过小洞拉紧,绑结固定。这一步步说来简单,做着却十分费力,尤其是穿藤条,稍不小心就会割到手。“我这右手就是前两天做活时拉伤的。”陈仲标解释。

最后,他将已圈成圆形的箍头用力套在镬盖上,镬盖就箍好了,严丝合缝。干了一辈子,陈仲标有自己的经验:“箍头比镬盖周长短5厘米,上套正好,紧实。”

15年前,陈仲标租下这间不足10平米的老铺子时,原先的聚阳乡政府还在,人来人往,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接七八个活儿。而如今,老集镇冷落了,居民的生活方式也变了,箍镬盖的人也越来越少,常常好几天不见一个。“家家户户都用上液化气、煤气灶,还在用土灶的也大多使用了铝制镬盖,这门手艺要失传了。”陈仲标抚摸着刚箍好的镬盖,发出一声叹息。

文/ 刘吟菊 摄影/姜新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