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镇老街:一砖一瓦皆故事

专题 / 寻访老街 / 2010-11-15

背景提示:

中央镇老街位于志良老区竖河集镇以东3公里,海复镇以西4公里,富安镇向北3公里。因它南有通沙河,北有蒿枝港河,中央河横贯其中而得名。据史料记载,老街东西走向,全长600余米,始建于清朝道光年间,至今有150年左右历史。民国初年,老街得水运交通之利,十分繁荣,后随着时局的动荡,老街逐渐衰落。

小辰光的老街很闹猛

7月27日上午,记者踏上位于合作镇中央镇村的中央镇老街。老街上的居民获悉有记者到来,一下子拥过来五六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向记者述说老街曾有的历史。

沿着凹凸不平的街面由西向东走。夏日阳光下,中间斑驳的石子路,两侧古朴的门板房与二层小洋楼相映成趣,散发着这条老街的独特魅力。“我小辰光,这条街闹猛得很,早晨中央镇老街上的喧嚣声几乎连数里外的吕复都能听到。”88岁的徐渭滨老人出生在这里,从未离开过老街。据史料记载,民国初年,因为中央河横穿老街,水运交通便利,这里繁荣一时,很多外省人来此经商久住。他们按照省份分成各个帮派,东街有广东帮开设的聚隆、永隆京南货店,宁波帮开设的曹义茂酒店和汪家药店等。

走到西街的两间低矮的平房前,徐渭滨老人停下了脚步。这是两间红砖瓦房,陈旧的门板诉说着两间门面的沧桑历史。“这里就是以前老街上最有名的曹义茂酒店,是两间门对门的门板房。”徐渭滨介绍道,那时候两间门面里全摆满了大大小小的酒坛子,都是老板自家酿的米白酒。小时候,徐渭滨和小伙伴们整天在老街上玩耍,有时他们会趁老板不注意,偷偷打开酒坛子,用手指蘸上一点米酒尝尝。等到老板过来呵斥时,就扮个鬼脸嘻嘻哈哈一溜烟地跑了。据《启东文史》记载,老街最兴旺的时候,仅酒店一项就有19家之多。

在一间朝北的粮油店前,老街居民王裕兴告诉记者,这里原来是他家开的早点铺子。从王裕兴的祖父祖母起,就在老街上开早点铺,后来店面由他母亲接手经营。每天天刚蒙蒙亮,母亲就起来忙乎了,炸油条、烙大饼……等附近七乡八里的人来赶早市时,店铺里早已香气四溢。“我的母亲现在90岁了,直到她83岁那年,她才把这家早点铺转手掉。”王裕兴说道。

在徐渭滨的记忆中,解放后老街上最繁华热闹的地方是中央镇供销社,供销社门市部里有各种各样的商品,周围的乡邻家里缺什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供销社,到镇上来的第一站也是供销社。

中央河桥本是小木桥

再往前走就是一座小桥。记者从桥上往桥下看,中央河不宽,和它大气的名字还是颇有点距离。“别看这条河现在这样,以前这里水运发达,老街河边曾有三个装卸货物的码头,东边是粮码头,西边是花布码头,中间的是供销社码头。”然而,由于时间的“打磨”,记者已无法看出原先码头的繁华景象。

“你现在站的地方就是中央河桥,原本是条小木桥,老街刚刚形成时就有了。”王裕兴向记者介绍,老街上原来只有两三家商户,后来很多商家迁来这里,落户在中央河两边,但因为河道将老街断开,河东河西的人出行十分不便。镇上有一个姓陆的财主,他出资请人建了座小木桥。当时的小木桥是将柏树锯成一段一段连接而成的,非常简陋。

“解放前,要过这条小木桥是要出钱的。”尽管老街居民和附近乡邻们有着诸多不满,但他们也无可奈何,每天通过这条木桥的人还是络绎不绝。解放后,这位陆姓财主被共产党抓起来了,小木桥这才开始免费通行。得知这一消息,老街上的人欢呼雀跃。徐渭滨还记得,小桥免费通行的第一天,他和老街上的很多孩子从桥东走到桥西,再从桥西走到桥东,一天走上数十个来回,一点也不知道疲倦。

而如今,记者脚下的却是一座水泥桥。“1966年,政府将小木桥翻建成现在的水泥桥。”在石桥栏杆上,记者隐隐约约看到上面斑驳的字体“志良乡第一桥,一九六六年建”。“这是当时志良乡的第一座水泥桥,所以称第一桥。”王裕兴说道。

走过小桥,来到东街。东街比西街安静,保存下来的老房子也较多,几位老人正坐在屋里的藤椅上,悠闲地摇着蒲扇,宁静的街巷如同一张黑白照从岁月深处悠然飘来随即展开……

在东街南侧有一间民房独具特色,房子是一个八角骑楼,黑色的瓦片,墙壁上落满了灰尘,两扇木门也已经残破不堪。“这是老街上保存下来最早的房子,估计有100多年历史了。”这是一间民房。据介绍,这房子的主人曾是一个伪保长,人称“张和尚”。当时,这八角骑楼确是老街上数一数二的漂亮房子,解放后张和尚背负着人民的血债被枪决了。这房子后来就留给了他的一个儿子,如今,他的儿子也70多岁了。“他的这个儿子一生未娶,是村里的五保户,现在政府让他搬去敬老院安度晚年了。”王裕兴介绍说,老街上大部分房子都进行了改造,老人也没有娶妻生子,房子就一直维持原样,现在倒成了遗迹,给老街居民留下了一点历史的痕迹。

老街曾经有过一座庙

解放前,老街上的文化氛围也很浓厚。走到老街的最东边,徐渭滨指着老街东北角的一片民房说,那里原来有一座寺庙,叫惠海寺。寺庙里是3栋朝东的房子,大概有30间,庙里供奉着很多菩萨,最有名的是观音菩萨。老街最繁华的时候,也是惠海寺香火最旺盛的时候。“我们小孩子常常去寺庙里玩,听庙里的老和尚念经,有时候还会学着老和尚的样子,盘腿坐下,闭着眼睛,装着敲打木鱼的样子,嘴里念念叨叨……”

据徐渭滨介绍,老街上还有几家卖香烛的店铺,常在店门口翻晒香制品。老街上有这样一种说法,农历二月十九是观音菩萨出家的日子,六月十九是观音菩萨得道的日子,而九月十九是观音菩萨的生日。所以乡邻们会选择这些日子来上香,祈求观音菩萨的保佑。

惠海寺的香火并没有旺盛多久。因为老街上的孩子没学上,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老街东边2公里处一个叫龚凯君的人出资,搬除庙里的菩萨,制作黑板、课桌椅,将原来的庙宇改建成一所学校,即中央镇小学。“学校有6个年级,教师不到10个,老街上的孩子都在这里念书。”1932年,徐渭滨在这里读小学一年级,等到他小学毕业时,日本鬼子进驻老街,占领了学校,学校就这样倒闭了。《启东文史》记载,1943年伪清中队将中央镇小学占为据点筑有碉堡,此后,中央镇老街逐渐冷落。

走完600余米长的老街,从老街东边尽头向西看,原先满是店铺的情景早已不复存在,而老旧的房子大部分也是门户紧闭。在光阴的流逝里,老街成了一份记忆、一个念想、一段历史……

包铃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