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东民间传统游戏系列之二:扳(BAN)草根(逮老将)

民风杂记 / 2010-9-16

中国爱情文化博大精深,常言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但是人的思想又是矛盾的,一转弯就把草木说成有情之物,中国人思想历来保守,对待爱情不能直来直去,托物言志或言情就是表达情感的最好方式,花赠人,柳送人以表相思爱慕之意。

话归正题,那再平常不过的草通过斗草,在不管布衣还是文人眼里也成了想念钦慕的另类方式!有诗歌为证:“斗草阶前初见,穿针楼上重逢。罗裙香露玉钗风,倩妆眉沁绿,羞脸粉生红。 流水终随春远,行云终与谁同。酒醒长恨锦屏空,相寻梦里路,微雨落花中。这是《临江仙·斗草阶前初见》的诗句,是北宋词人晏几道的作品,表达了一个纨绔子弟对女孩的垂涎之心。斗草有“文斗”和“武斗”,文斗在红楼梦大观园里的故事描述的淋漓尽致,文斗主要是吟咏诗歌,王建《宫词》,吟咏斗草游戏的情状:“水中芹叶土中花,拾得还将避众家,总待别人般数尽,袖中拈出郁金芽”。所谓“文斗”,就是对花草名而且工整,《红楼梦》第六十二回中这样描述的,宝玉生日那天,众姐妹们忙忙碌碌安席饮酒做诗。各屋的丫头也随主子取乐,薛蟠的妾香菱和几个丫头各采了些花草,斗草取乐。这个说,我有观音柳;那个说我有罗汉松。突然豆官说,我有姐妹花,这下把大家难住了,香菱说,我有夫妻穗。豆官见香菱答上了不服气地说:“从来没有什么夫妻穗!”香菱争辩道:“一枝一个花叫‘兰’,一枝几个花叫‘穗’。上下结花为‘兄弟穗’,并头结花叫‘夫妻穗’,我这个是并头结花,怎么不叫‘夫妻穗’呢?”豆官一时被问住,便笑着说:“依你说,一大一小叫:‘老子儿子穗’,若两朵花背着开可叫‘仇人穗’了。薛蟠刚外出半年,你心里想他,把花儿草儿拉扯成夫妻穗了,真不害臊!”,说得香菱满面通红,笑着跑过来拧豆官的嘴,于是两个人扭滚在地上。众丫鬟嬉戏打闹,非常开心。这时,宝玉也采了些草来凑热闹。所以斗草也是爱情文化的表现之一。

另一种以人的拉力和草的受拉力的强弱来决定输赢的斗草,被称为“武斗”, 就是双方以草茎相拉拽,每人两手各持草茎的一端,然后用力去拉,谁先断谁就是输家,反之则为赢家,这种斗法较简单,玩起来兴致勃勃,唐人白居易很喜欢这种斗草,曾写诗咏道:“抚尘复斗草,尽日乐嘻嘻。”故宫博物院收藏一幅清代画家金廷标《群婴斗草图》,形象刻画了儿童这种斗草场面,武斗方式的斗草在启东叫做“扳草根”,或“逮老将”,也不是启东特有的斗戏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其起源相传有三:起源无考,普遍认为与中医药学的产生有关。远古先民艰苦求存,生活单调,暇余以斗虫、斗草、斗兽等为戏自娱,及至传说的“神农尝百草”形成中医药学后,每年端午节群出郊外采药,插艾门上,以解溽暑毒疫,衍成定俗;收获之余,往往举行比赛,以对仗形式互报花名、草名,多者为赢,兼具植物知识、文学知识之妙趣;第二种起源说就是有人根据《诗经》的记载,认为斗草产生于周朝初年,第三种说法就是斗草是从吴地开始的,《中吴纪闻》中卷一中有“吴王与西施尝作斗百草”的说法,所以说吴地是斗草的发祥地是毫无疑义的,斗草活动自魏晋南北朝依赖大为盛行并流传至今,宫廷民间都喜欢玩。

《物原》云:“始于汉武”。据梁朝人宗懔在《荆楚岁时记》中云:“五月五日,四民并踏百草,又有斗草之戏。”《年华记丽》:“端午结庐蓄药,斗百草,缠五丝。”,斗草不仅是民俗节日文化的一部分而且是中国赌博游戏文化之一,明朝时杭州妇女斗草胜利可获得玉制小耳饰等奖励,有首《采桑》的诗歌就是那样描述的“如何斗百草,赌取凤凰叉。”不过此江南习俗至今仍保留,小孩子特爱之,只是很久以前就不固定在五月初五那天,有兴趣而偶尔为之,南宋词人范成大写道:“青枝满地花狼藉,知是儿孙斗草来”可见小孩子玩斗草玩到什么程度。

斗草也是人们通过斗草游戏,可辨识花草之名,增长植物知识,又在大自然的风光里,呼吸新鲜空气,跑跑跳跳,活络筋骨,增加友谊,锻炼了身体,不失为一项有趣又有益的游戏风俗。

斗草的材料主要可能为车前草的青草(也有其他花草用能工作娱乐材料),启东人也叫“牛筋草”,启东人很智慧,把那草形象地比作比作牛筋,主要是其根韧如牛筋,是斗草的绝佳材料。此草无茎,具多数细长之须根;叶自根际丛出,薄纸质,具多条主叶片,疏钝齿,长大长达10—30厘米,此草据也是斗蟋蟀的引子材料;多生于路旁,沟边。沟边有水分且有淤泥比较肥,所以根相对粗壮,二看根是否微微发黄,发黄的是老根,就是年前刚生长的,相对比较牢,有韧性,而青色的根是刚长的则比较嫩,三看季节,采摘草根最好在清明后到端午辰光,而端午后草长大了草根也都是新根了就没白相的名堂了。相戏之人把草根相互交叉成“十”字状并用两手的手节头(手指)揿(QIN)牢相互用劲道拉扯,以不断者为胜。而扯不断的老根就像久经沙场的老将,所以启东人形象地叫做“逮老将”,败特个人就说你这老将赞个,不过心里还是不服气要到沟边去寻找老根继续拼斗。(整理编辑曹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