掸掸檐尘,过年哩!

专题 / 民俗纪事 / 2010-8-23

从腊月中下旬开始至除夕,沙地人家必做的一件事,而且是头等大事,那就是掸檐尘。“尘”与“陈”谐音,寓掸除晦气。1月17日,家住城东村的顾阿姨一家开始过年的准备。

中午吃过午饭,见日头高照,天气不错,一家之母的顾阿姨张罗着要掸檐尘。一根长长的竹竿,上拴一把笤帚,被顾阿姨举着。她仰着头,由房间到堂屋,一通猛刷,屋顶、墙壁、墙旮旯被刷个遍。积攒了一整年的尘土满屋子乱窜,迟迟不肯落下,空气中满是尘士味。边看着顾阿姨干活,记者边和她聊天,“顾阿姨,为什么挑今天掸檐尘呢?”顾阿姨仰着头踮着脚边忙活边回答,“快过年了生意忙,算算只有今天还有点空闲。俗话说十七、十八,越掸越发,掸了那么多年要发也早该发了,所以早就不在乎了,哪天有空哪天掸。”又忙活了一阵,顾阿姨突然说道:“不过,掸檐尘一定要赶在腊月廿六前弄好。因为咱们启东话里六和落的发音是一样的,‘廿六’就等于‘你落’。‘你落’这个含义就多了,比如有灰尘一直落,弄不干净的意思,也还有家道败落的意思,反正是个晦气的话。不过现在的小年轻也不讲究这些了。”至于“掸檐尘”这个词的由来,顾阿姨的解释是:旧时候农村的砖瓦房不像现代的楼房那样四四方方的,砖瓦房有瓦尖、旮旯、角落,所以特容易有灰尘。掸尘掸掉的多是屋檐上的尘土,所以得此名。忙活了两个多小时,掸檐尘结束,顾阿姨家的所有家具,各归各位,但却又不同了,泛出清新的光泽来。一家人住惯的房子,也不同了,到处鲜亮着,怎么看怎么漂亮。      (陆玲琳  蔡樱子  王天威    袁  竞)